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A与彬昕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日志

 
 

物理老师是怪胎!!!  

2011-03-06 22:37:21|  分类: 青春之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初二开始我就恨物理,因为自从初二加上物理课之后,我优异的成绩就被物理撤下了后腿,从此,我便告别了“三好”这个跟了我六年的荣称。

             升高中后,我发誓一心一意的精读史政,一想能与这就别的“三好”奖状重逢,我就倍儿感高兴!想当年手举奖状,太阳把它照的锃亮有光,我就暗暗自喜:高二一分科,我就头也不回的奔文去,然后光荣的拿下三好奖状!我正偷着乐的功夫,一个身板高挺的男子踢着正步就走进来了。

             “我叫颜永!”声音尖脆而响亮,大家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就从桌子上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很漂亮的行楷——“颜永”。然后他撩了撩头发说道:“颜色的颜,永恒的永,以后代你们的物理。”过了半响见我们还是没有反应,随手敲了三下讲桌喊道:“永恒!明白不?就是守恒,”并且有意加重“就是”二字,“也就是物理里的守恒定律!所以,一看到我就要想起永恒,进而联想到守恒以及守恒定律!”

             听完这话,我从容不迫的站起来,我想我在文史中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就没听说过“永恒就是守恒”这结论,我当即就骄傲的说:“所谓永恒就是指永远不变,而守恒是指事或物在数值上保持恒定,所以,永恒并不等于守恒!”第一节课就在物理老师面目狰狞的自我介绍中结束了。

            之后,我想着了魔一样开始与物理老师纠结在了一起。我和物理就这样在物理老师的牵引下上演起战与抗战的高中生活!

            那天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我特想上物理课,其实课上我什么也不做,只是痴痴得看着神情飞扬叽叽咕咕讲课的颜永,至于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叫物理老师老师而改叫起颜永的,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一直到后来,我竟觉得一个星期30节物理课加自习都不够!于是我开始打听颜永的手机,为此,我还和颜永大吵了一架。因为我好几次上课都给他播过电话,响了两声我就挂,他也不知道我是谁气得直发抖,可同学们还笑他说:“要是女朋友的电话就快接呀!”我心里自喜:“我就是颜永的女朋友!”

           有一天我突然忍不住了就发了个短信说我是林苑,可是第二天他却想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我特别好奇的又拨了他的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电话里的声音让我猝不及防,我的大脑像短路一样的愣住了。熬过漫长的45分钟后,我拿起昨天写好的物理作业冲进他的办公室把作业狠狠地甩在了他的桌子上然后冲他吼道:“停什么机呀!”他看了看作业然后慢慢地抬起头来镇定而祥和地说:“不错,不错,这可是你开学来第一次交物理作业呀!”我看他根本没接我的岔一时语塞竟忘记要说什么,愤然离去之后我们便开始了无边无际的冷战。

          过了两个星期零一天后,我又打听到他的新号,我想和他道歉,毕竟我先错于他,他,又有什么错?我发了个短信说:“颜永,说句话吧。”

          他回复:“我是你老师!”  

          从那以后,我再发短信,他都回我这句话,可是我却高兴的笑了。终于有一天,我鼓足勇气发了条短信:“我喜欢你。”我以为他不会回我短信,我以为他还会说:“我是你老师!”我以为他又要停机。他没有,他说:“要喜欢我,就要喜欢物理。”

          那条短信之后,我竟觉悟般的雪起了物理。由于功底太差,嚼起物理来还真是相当费劲,一会儿牛顿万有引力吸引着我,一会儿阿基米德又漂浮在了水里,一会儿太阳变成了七色,一会儿电流又串、并联在了一起,这所有的一切把我弄得晕晕乎乎,可我却并没有像初中一样抵触物理,相反,我把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给了物理,对,就是这个让我“恨”了整整两年的物理。

          期末考试就要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吓到了我,因为就连历史——我最喜欢的科目测试我都从未紧张过!成绩下来后——刚刚及格,我很失落,觉得努力了一个学期才只弄了个及格,这是没劲。于是,我决定,再努力,如果下次期末我上80分,就给颜永发短信以作奖励。

         我是到第三个学期的期末物理才走到80分的,那时已经为分科开始做准备,我握着分科表有些不知所措。然后我发短信给颜永,

         “分科了,我想学物理......”

         “你可以,但你要做准备,第四学期,物理,就更难了,再上80分——就更难了。”

          看着短信,我填上理科,虽然我真怕我后悔。

           四五学期就是在物理的题海中度过去了,如今,我已经在一所著名的理工大学就读了物理专业,把物理与历史相结合,生活游刃有余,日子风生水起。而当初那个“我喜欢你。”的短信在我努力的三个学期里竟被我忘的一干二净!而今我依旧给他发短信,只是我不再高傲,不再无理。我曾问他,问他是否知道“我喜欢你。”他说:“青春时的迷茫,青春时的猖狂,青春时的倾慕,我也曾有过,我知道你已长大。”

          是的,我已长大,不再孤芳自赏,不再自以为是,不再困惑,不再迷惘。怪胎老师,我谨记你的教诲。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