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A与彬昕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日志

 
 

父亲的茶经  

2013-01-13 19:02:36|  分类: 故乡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夜里,我看见了父亲,就在我梦里。

父亲出现的时候,是十年前的模样,不是现在的毛寸头,额头上没有抬头纹,眼睛像侵在水里一样,像黑水晶。我甚至感觉到了父亲身上的茶香。梦里的父亲絮絮叨叨地给我讲茶经,我一大口喝下去,不知好歹地叫嚷一盅一盅地不解渴不说,还嘲笑说父亲太古板。很奇怪,这个梦,打破了过去的每一个伴着噩梦的那种紧张而焦虑的夜晚,我感觉轻松极了。

醒来时,只见着窗帘把光都挡在了外面,屋子里昏昏的没有一丁点儿生气。走出卧室,客厅里静地只剩下时钟滴答的声音,每一下,都提醒着我时间正光明正大地流逝。

室内这样静,射在地上的阳光哑得很,向来是一个招呼都不打就闯进来烦我。窗外,忽而一阵汽车凄厉都鸣笛,我才停止了对阳光的抱怨。

走进卫生间,用热水敷眼睛,不禁地,竟把眼泪挤出来,连我都觉得有些莫名了。

父亲上班了,家里只剩我一个,电视机无聊地叫着,看表,八点整,干脆起身去晨练,好歹也对得起我这睡了两天还没有浮肿的身体。

腊月寒冬,清晨刺骨的寒意不禁让我蔓生出一丝的后悔,路边的环卫工人把浮尘扫到一边去,秃秃的梧桐一个挨一个在马路边给冬季又添些萧条。

一路踏雪向前走,听着雪被踩塌后吱吱的声音,回想着说不出又道不明的梦。

其实,雪在我回家前就积下了,只是被环卫工人扫到了路边,一点一点积得多了,就一直没化,与干干的柏油路相比,视觉差别相当大。

我记得上小学那会儿,父亲送我去学校,那时候特别喜欢踩在雪地上,有一句广告词不是这么说:不走寻常路,当时我就觉得我走的特别不寻常。我拉着父亲欢腾地踩着雪,父亲开始不同意,怕湿了鞋冬着我,若是平时,我应该是不反驳的,可是那天,我魔怔了,“我不,我不!”我边说着,边挣脱父亲的手,“我才不要你管呢!”

父亲突然板起脸来,“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就踩!”我也不知道和谁借了一个胆,不,不止一个胆。总之话一出口,我就想完了,这顿打不挨我能往哪跑?有些后悔,不就是不让踩雪嘛,你不踩就是了。

父亲脸一沉,瞪了我几秒,突然就笑了,伸手掐掐我的脸:“这崽子!”

结果完全超出我预料,我不仅没挨打,还拉着父亲把从家到学校的路上印满了我俩的脚印。那天我彻底糊涂了,成年人的脸翻起来真的比翻书都要快!

雪化的尽头,竟是父亲工作的地方,是一所中学,左右是来了,索性在路边买了份早餐向中学的大门口走去。

保安倒是还记得我,寒暄几句就放我进去,最后还不忘提醒我早些出来。保安老了,在这站岗的几年里,他一年比一年黑,一年比一年瘦,紫外线这东西还真就不怕老百姓。

走到父亲办公室时,门是敞开的,我竟有些不敢进,突然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我大步迈进去,原来父亲把茶杯打破了,放下早餐急忙蹲下帮父亲收拾,一不小心被玻璃扎了一下手,不是很深,血将出未出的样子,挺疼的。

“啊!”我尖锐地叫了一声。

父亲急忙拉我起来,说什么也不让我再收拾了,只自己轻轻地扫残渣,我看着,看着父亲原本宽厚的臂膀竟一下觉得它们变小了,变得不像原来有力了。

我竟发觉父亲向门口那位保安一样变老了,保安的老,是我看出来的,父亲的老,是我感觉的。

记得刚去外面上学时,父亲的脸像笑开的花,我那会特爱在父亲的单位里溜达,我应该在炫耀,我喜欢父亲为我笑。大一回来时,泡在酒吧和同学们拼酒,每天喝到烂醉才回家,根本没有看到过父亲,我想,那时候父亲应该像那麦田里的守望者,在客厅里认真地听着楼道里的每一寸动静。又过了一年,因为恋爱的原因,我与父亲大战了一场,完全被爱情迷惑的我根本不听父亲的劝告,说什么宁死坚守那爱情,而那原本被我称为忠贞的爱情却被时间吹散在风里,连一粒尘土都没有剩下,父亲平淡的脸上终于划出丝笑意,拍拍我的肩:“过去了。”笑意里满载着舒心,却又被皱纹深深地埋藏了。如今,我又回来了,风浪这个欺软怕硬的家伙在一年里都没出现过,我风风火火地回到家,却发现,原来它们早把欺负的对象转移到了父亲这。

“你杵着想什么呢?”父亲在我眼前晃晃手,把我按到沙发上。

“……”我一时语塞,打开早餐袋,说道:“吃点早饭吧。”

“怎么一大早又开始喝咖啡?”父亲没有看就已经嗅见了咖啡,接下来肯定又要念叨一大堆,总离不了年轻人不要喝咖啡,咖啡里的成分很不好的陈腔滥调。

我赶紧打断他,“你的是豆浆,现磨的。”我打开袋子,给父亲掀开杯盖,浓郁的浆汁清淡温润,我看着父亲喝下去的那一刻我突然觉得精神了不少。

我拿着咖啡,满足地喝着,早上的坏心情一下子被豆浆驱散了,不一会,父亲又开始烧水,我纳闷这豆浆咋就不及茶水了,还没等我张嘴说出口,父亲又讲起他的茶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