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A与彬昕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日志

 
 

无题  

2013-01-16 10:55:3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绪早早地、自行地、晃晃悠悠地就走开了,也不知道走了几里地后才回来,转了个神才发现一上午就过去了,脑子里空空的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青春期养成的习惯,总是改不了。

想起前些天母亲还骂我:“人上了年纪就该稳重了,务实了,你天天把自己老了挂嘴边,咋就愈发改不了这发呆的坏习惯了?”

阳光就这么穿过玻璃,反射在课桌上,于是我终于决定写一篇流水账,没有章法地随便地记录点儿什么。

记什么呢?我也不知道。

顿时觉得自己像一匹角马,不屈于命运不屈于生活,时常是随心所欲的张扬,可有时候又觉得自己是只等待小王子的白狐狸,等待着被驯服,等待着安逸与和谐的生活,等待着被小王子安排好一切的逍遥。

矛盾,绞尽脑汁。

想起漫长而危险的青春期,总是希望能有一个人能带我走,却终究是一个人给扛了过来,说不出的辛酸,回想着,无人监管、可能错一步就会显现出天差地别的日子、理智屈于词穷的日子,感性莫名其妙地占领了大脑。

曾有段时间迷恋上右手,感谢右手为我书写出苍劲跋扈的文字,却被老师活生生地掐死在出生的产道里,没来得及见光。自然地,我崩溃了,无处发泄。从那以后,总是给右手带一个水晶手链,像是做补偿。

颜色稍稍平淡的青春总是靠寂寞装点的,艳丽五彩的阳光不愿来光顾,势利得很。

有一次梦见吃冰糖,吃着吃着乳牙就掉了,掉上一颗就罢了,它一连给我掉三颗,早晨醒来特郁闷,百度解梦,原来自己在梦里莫名其妙地就把母亲给“负”了,难过了好几天。

时间咔咔就给过去了。

就这么怅然了一整个青春。

初恋仿佛初春的融冰,悄悄地、无声息地开始了,根本说不清,可是,关于那段明朗的爱情却就此断章了,没有了一丁点儿记忆,仿佛净水自流般舒畅而随意,我清楚地记得那时的安心。

而今学业逐渐的加重,前途却生死未卜,一切的一切就如五月晴天里突然风暴四起,闪电雷响,于是,原先的安心开始自危、敏感、患得患失。活像寓言故事里得到月亮的兔子,焦虑得很。

蓦然间,悲从中来。

合上笔记本,自己对自己苦笑,愈发老了,竟连写篇流水账都把自己逗乐了。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