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A与彬昕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日志

 
 

夜雨,为谁流  

2013-02-17 11:48:31|  分类: 蒋琳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究不能释怀那份情,蒋琳窝在家里已经半个月没有出门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脸肿了大半,如今,立春后的晴天竟朦朦然地飘了一阵雪花,天地被映得煞白,就连夜晚都被感动了,活像傍晚的倦恋,竟舍不得把天空让给黑夜了。

彼时的蒋琳伴着白雪陶醉着,嘴角溢出丝苦笑。

平峰来电话前的五分钟,蒋琳看着雪漫出丝困意,将睡未睡,回忆着与平峰总总的情形,似乎是雪花的缘故,忘记了睡觉暂不说,竟把失恋也一同忘记了。

蒋琳歪着脑袋看着平峰的脸,白净的几近透明,他就那么安慰地躺着,是这个房间,是那个午后,平峰枕着自己的手臂,头发落在眼睛上,蒋琳扬了扬嘴角,像是替平峰痒痒,然后侧转过身体,一手支起脑袋,另一只手轻轻地,把平峰的头发拨离开眼睛,竟不想平峰一下子张开了双眼!此时此刻,连时间都停了,午后的太阳止住了脚步,蒋琳被定格,一秒,两秒……气氛微妙地让蒋琳脸红到脖根。

“对不起,你睡吧!”蒋琳一个急转身背向着平峰,双臂蜷缩在胸前紧闭着眼睛,说不出的慌乱,说不出的后悔,说不出的害怕,好端端的动他做什么,蒋琳暗暗地想。

平峰没接话,扬起嘴角看着她,慢慢地靠近。

蒋琳微颤着身体,彼时的平峰沿着蒋琳的下巴向右耳方向吻去,接着,他腾出一只手,将蒋琳死死地扣住。

电话,在朦胧又清晰的回忆中响起,蒋琳蜷缩着不想动,迟疑间电话竟也挂断了,半天没再响。思绪被打断,蒋琳叹叹气算是提醒下自己,最初的感情,最经不起风雨,虽然是最不容易割舍的,却终究是落得这样的结局。磨蹭着从床上爬起来,拿起电话,一个未接。

是平峰。

尽管备注被删了,可是闪动在眼前的号码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这个曾经让蒋琳看见都欣喜的号码还曾被设置了专属的铃声,如今,也已经同其他号码一样不再拥有它曾拥有过的专线。

正看着,电话又响了,着实把蒋琳吓着了,号码依旧,摁下接听键,平峰的声音低低地传来:“是我!”蒋琳愣了愣,一个星期前,平峰也会这么说,只是此时彼时的语境不似原来的温馨,更不能像原来一样给予亲昵的回应。

蒋琳淡淡地应一声。

那边却是半天没说话,蒋琳莫名生出丝恼火,却又舍不得挂断。良久,他的声音才响起,说不出什么感觉,“最近还好吗?”仿佛千舟已过万重山这般,短短的一星期,竟被他这句话给撩的这么远,那么,是他想自己了吗,还是蒋琳自己错意了?蒋琳不知道,支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平峰有一些默然,匆匆挂断了。

本来的睡意被电话扰的无影了,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蒋琳干脆起了身,天空竟阴了一大半,雪停了,簌簌的小雨被乌云娇滴滴的放下来。

蒋琳倒了一杯水,想起了那次的午后,还是被床头的那半杯水给解救了。

平峰的动作气势汹汹、不由分说,蒋琳原本主动的局势一眨眼的功夫就被平峰拂平了,没有一点儿发言权。蒋琳摆弄着身体希望能离平峰远一点,嘴里不断念叨着不要,可是平峰根本没把蒋琳的抗拒当回事,他想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就在平峰又想亲吻蒋琳时,蒋琳左转头,看见床头的杯子,当即拿起来把水浇在了平峰的头上。

杯子还是那个杯子,里面的蕴含的意义却大不一样了。

依稀听见门铃声响起,蒋琳觉得有一点儿怪异,都这么晚了,竟有些不敢前去开门了。

竟然是平峰。就这么站在门口,活生生地站着,看着蒋琳,将门轻轻的推开。

“喝水吗?”蒋琳吸口气,他就这么进来了。

平峰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良久,蒋琳吸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既然你来了,那不如我们谈谈吧。”见平峰死死地盯着她,蒋琳提醒他,又像是提醒着自己,“我们已经分手了。”

“……”平峰低下头,顿了顿,“对不起,对不起。”平峰后悔了,后悔那日与哥们打赌,后悔对哥们逞能,后悔假装和蒋琳说分手。可现在,他能说什么?求她的原谅?他心里很明白,蒋琳的自尊、蒋林的傲气,绝不比他少一点点。

当然,蒋琳并不是那种抓住男朋友的一丁点小错误就胡搅蛮缠闹分手的小女生,只是,她始终忘不了一个星期前的那一个下午,蒋琳满心欢喜地等待着平峰想给他一个惊喜,结果,真的是“惊喜”,平峰要和他分手!

是的,是分手,没有缘由的分手!

所以,那晚平峰再说完第二个对不起后,蒋琳就用手中的杯子再一次浇了平峰一身水,然后,狠狠地将平峰推出了门外。

第二天,母亲打电话让蒋琳回家去吃饭,蒋琳突然想起休假了还没有回过家,起身收拾下自己,至少不能让母亲看出自己不堪的样子。

昨夜的雨未停,天阴的厉害,蒋琳回到家和父母吃了团圆饭就睡下了,可能是在父母的身边,也可能是累坏了,蒋琳睡得很踏实,至少这一个星期以来,夜夜不眠的蒋琳躺在母亲身边一下子就睡着了。

一直到下午六点时才醒,蒋琳被母亲硬拉起身去逛街,可能是睡好的原故,心情竟大好,母亲买了件衣服还给父亲给了一双鞋,结账的时候竟遇见了平峰,右手边还搀着一位与蒋琳母亲年龄相仿的老太太,蒋琳拉着母亲想要走,这撞见着实是尴尬,蒋琳记得刚在一起时他俩还讨论双方父母会怎么见面,竟不料分手了,还在这种情况下就相见了。

“妈,这就是蒋琳。”

“原来你就是小平的女朋友,小平经常和我提起你。”

我笑笑,彼时的母亲也笑笑,我们母女俩各自心怀鬼胎的拍拍对方的手,“您好,这是我母亲。”我对平母说。

当四个人一同走出商场时,雨竟然停了!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