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A与彬昕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日志

 
 

梧桐树下的老油画4  

2013-08-25 09:03:19|  分类: 闺蜜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说女人变数大,这话真不假。

这个学期课很紧,已经一个多月没见她俩了,电话听说凡路和我们班的一个男生勾搭得不清,我苦恼,小希的语调亢奋的不正常。好不容易约出来,梧桐树之下,哟,这不是小希,焕然一新嘛。

问小希最近是不是又看上哪个影星,回说喜欢上一个欧美男,可是几天前的电话里还是泰国的韩国星,我嗤之以鼻,小希忙说道:欧美的男人,不洗脸都帅的流油了。

“凡路呢?”我问。

“和男朋友看电影,刚出来,一会儿到。”小希无聊地摆弄着头发。

15分钟后我看见了凡路,嗲嗲地接电话,一点儿没有理我俩的意思,我坐着,回想着小希上个月还和我说过布拉德彼特很不错,一个月后就改了。

凡路挂断电话,“咱系的那个韩涛……”凡路像解释着什么。

其实我俩一早就知道她和韩涛联系着,断断续续地,说是暧昧倒也谈不上,仅仅是发个短信说说话,没有发生原则性变化。

可是,马克思说:“量的变化可以导致质变化。”

我不晓得什么时候会质变,但是,陌小歌那个天赐缘早就变质了。

看着凡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小希仿佛很无奈,捡起片梧桐叶,敷在脸上,许久没有动,像是睡着了。

我学着小希的样子,捡一片叶子盖脸上,突然脑袋里出现了那油画。

很清晰,很清晰。

不只我,还有她们俩。

小希。

凡路。

我突然明白了原来的那副不清晰的画,一直看不清是谁的画,现在我们仨一起,坐在梧桐树下,我就明白了,就是我们仨!

                                                     尾声

校园里没有我从初中就开始期盼的香樟树。

所以,我一直等待着,等待着,却等来的梧桐树下的老长椅,很干净。

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长椅上,期待着,被画进画里。

然后,我真的被画进了画里。

只是,比预期的老油画更美。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